精准扶贫—麻醉专科医联体远程教育学院精彩开讲 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讲授《脊柱外伤孕妇的麻醉管理》

2018-09-19 19:29:27  浏览量 45  评论数 0
[摘要] 2018年9月13日,中国医师协会麻醉学医师分会“精准扶贫—麻醉专科医联体远程教育学院项目”暨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麻醉科-河北围场县医院麻醉科首次视频病例讨论会成功举办。

     2018年9月13日,中国医师协会麻醉学医师分会“精准扶贫—麻醉专科医联体远程教育学院项目”暨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麻醉科-河北围场县医院麻醉科首次视频病例讨论会成功举办。会议由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麻醉科林献忠教授主持,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麻醉科及围场县医院麻醉科近50人参加讨论。

     首先,由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麻醉科陈远标医生介绍患者的基本情况,及三次麻醉的简要经过。

     其次,由当天负责值班的黄景峰医生向大家介绍病人第一次麻醉诱导时发生低氧血症的过程及处置措施。病人在全麻诱导后出现脉搏血氧饱和度下降至70-80%,手控呼吸后气道阻力很高,通气数分钟后脉搏血氧饱和度仍然没有明显上升,于是实施气管插管。气管插管后气道压仍偏高,最高值达35cmH2O,脉搏血氧饱和度波动于90-95%之间。鉴于患者术前CT显示双肺多发渗出性改变、双侧第5后肋、左侧第6后肋骨折及右侧胸骨骨折对病人肺部造成的影响,经与手术医师协商及告知病人家属相关风险后,决定先暂停手术,待病人肺部情况好转后再行手术治疗。由于ICU床位紧张,于是在病人完全苏醒、通气良好后拔除了气管导管,脱氧状态下脉搏血氧饱和度维持在90%以上,病人安返病房。


     林献忠教授提出多个问题供大家思考和讨论:面对该病例,应如何选择麻醉方法,以及术前应进行哪些麻醉评估和准备?麻醉诱导后出现明显的脉搏血氧饱和度下降的原因有哪些?第一次麻醉后暂停手术是否合理?是否还有其他的解决方案?由于该病人为孕妇,在麻醉方法选择及用药方面还有哪些考虑?

     在全院多学科联合会诊及充分准备后,第二次手术的麻醉由神经阻滞经验非常丰富的陈雄刚副主任医师负责。陈雄刚医生介绍了第二次手术麻醉方案的设计思路,即尽管病人肺部情况已有所改善,但在长时间手术时全身麻醉仍有可能加重肺部病情而导致术后不能及时拔除气管导管,甚至长期带管的可能。而胸椎旁神经阻滞一方面可以充分镇痛,同时对孕妇体内胎儿及病人的情况有更及时的了解。在神经阻滞的同时辅以小剂量镇痛药及镇静药,充分保证病人的无痛及舒适。在确定麻醉方案后,也要着重考虑病人的体位,由于病人是肥胖孕妇、先兆流产的病例,因此用U型垫使腹部悬空,减少对胎儿的压迫和病人腹内压,手术中减少静脉扩张,使椎间盘出血减少。但俯卧位的体位不利于快速控制病人呼吸道,因此要备好鼻咽通气道及喉罩。病人于是在T7双侧胸椎旁神经阻滞(0.3%罗哌卡因60ml)下顺利的完成了手术,手术历时346min,围术期生命体征平稳。


     林献忠教授对第二次麻醉方案提出如下几个问题:该麻醉方案是否有需要完善的地方?术中辅助用药及术后镇痛用药该如何选择?选择全身麻醉是否可行?


     考虑病人受损伤的神经正处于恢复期,于是第三次手术则选择在气管插管全麻下行子宫下段剖宫产术,手术过程顺利,剖出一健康活男婴。


     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麻醉科林献忠教授与麻醉医联体成员医院互动交流。


     河北围场县医院麻醉科杨主任提出:病人在清醒的状态下是否能够耐受该体位?采用神经阻滞是否会对胎儿产生一定影响?通过远程交流平台,围场县医院麻醉科杨主任与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麻醉科林献忠主任及其他在场专家视频交流了神经阻滞针的选择及如何增强穿刺针在超声上的成像等多个临床麻醉中常见的问题。


     本次“精准扶贫—麻醉专科医联体远程教育学院”课程,也是福建省首次开展此类活动,参会医院在线交流画面流畅、语音清晰、气氛活跃、讨论热烈,收到了良好的远程教学培训和互动交流效果,受到参会医院麻醉科室的一致好评。

  • 分享到: